第245章 远东一盘棋(十)(1 / 2)

加入书签

☆免费小说阅读

[

]

关东两大铜山相去不远,而且关东水系发达,开采之后运输也很方便。如果这是在大明或者南疆的话,那么高务实肯定毫不犹豫就会下令开采铜矿,并且在江户或者附近地区设立造币厂,通过金融手段影响整个日本。

但日本不是大明,也不是南疆,即便海贸同盟的实力无人小觑,但除了松浦家那样全靠一处贸易港生存的大名,以及岛津家这种“志向远大”别有所图的大名之外,其他大名却不至于敢视丰臣秀吉如无物,把金银铜等贵金属矿山交给外人开发。

要知道,丰臣秀吉秉承织田家的习惯,对于金钱一贯看得极重。连毛利家那样的强藩在臣服之后,都不得不把石见银矿产出的大头上交给秀吉。无论是此时的伊达政宗、佐竹义重,还是将来的上杉景胜,恐怕都不敢做私吞矿产。

至于将来的德川赖房,那就不必提了。德川幕府鉴于室町幕府强枝弱干导致中枢无力、天下大乱,因此从家康建立之初就不断强化集权。具体到矿山开采方面的管理也极其严格,一直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除非德川幕府根本无法成立,否则高务实休想获得它的御三家之一领内铜山的开采权。

日本这几大铜山当时的产量都相当高,比如足尾铜山,其年产量达到1200吨,也就是240万斤。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意味着如果全部用来造铜钱,至少能造3亿枚以上,哪怕以大明国内的比例,即1000文等于一两白银,那这也是三十万两白银的价值。

但这只是等比换算,实际上三亿枚铜钱在高务实手里而用于日本的话,其价值绝非区区三十万两可以比拟的。这种相当于“货币发行权”的权力加上京华足够的产能,可以让高务实获得随时影响日本物价的能力!

通过货币发行而掌握物价,则意味着高务实可以随心所欲的掠夺日本人生产出来的各种财富只要他愿意,并且不介意后果的话。

顺便提一句,大明现在的钱荒,在白银这一块基本只能依靠外来白银解决,但铜钱的不足实际上是可以通过内部开发解决的。

比如著名的滇铜,也就是云南所产的铜矿,目前大明每年只开采出十几万斤。但是,滇铜在鞑清康熙年间经过大开发之后,产量在乾隆时期已经达到了每年一千多万斤,其所产占比全国居然达到九成五,几乎就是“全国铸钱靠滇铜”。

不过,高务实对于这种中国本身储量不算极大丰富的矿产,一贯都是秉承能不挖就先不挖的态度,尽量从大明以外的地方想办法解决,所以迄今为止他都没有提议过开发滇铜这件事。

虽然他心里对日本的将来也有一些计划,但日本攻略是否能取得长期的成功,他其实心里也不是很有底,因此对于挖日本的各种矿产,他的兴致就比较高。

别子铜矿在四国岛的濑户内海边上,隔海斜望没多远就是大坂城,相当于就在丰臣秀吉的眼皮子底下,而且当地目前局势很稳定,加藤嘉明又是秀吉的铁杆,所以这个铜山目前肯定是很难搞到手的了。

伊达政宗那边足尾铜山由于很快就要换领主,而且相对来说离海比较远,非常不利于海贸同盟发挥威慑力,因此也不得不暂时排除。这么一看,倒还是佐竹家的日立铜矿稍微好办一点。

说实在的,日本这三大铜山虽然在原历史上曾经非常显赫,也成为几大财阀的起家基本盘,可实际上单论储量和最终封山前的总产量来说,与中国的几大铜都相比,都并不算多大。

比如最大的别子铜山,在280年的时间里一共生产了70万吨铜,而目前让高务实产生兴趣的日立铜山,后世日本自己估算,在封山前大概总产出了44万吨铜。

然而,中国只说一个江西德兴铜矿,其铜矿探明储量就高达1000万吨而且还是露天矿,更别提挖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滇铜,以及一听名字就知道铜很多的“铜陵”等地了。

不过这都无所谓,因为现在还不到十七世纪,以高务实目前的开发能力和需求量而言,日本的铜山就能解决他很多问题。何况就算日本这边实在不好办,他手头也有备用的南掌国的川圹会山铜矿和占巴塞铜矿可以替代,远景规划的话,吕宋群岛也是有的。

只不过,从某种情感上来考虑,他还是更乐意先挖日本的矿而已。

位于佐竹家领内的日立铜山,对此刻的高务实而言,最大的优点就在于离海足够近此地位于后世的日立市,而该市本就是一个滨海城市。

但问题也不是没有,最大的问题就是该地现在没有港口。后世直到21世纪,日立市的日立港都不曾完全建成,只有三座突堤,预定计划一共16个泊位,而建成的只有13个。

泊位数量已经很有限了,更糟糕的是其中万吨级以上的泊位一共只有4个,而7500吨级的为6个。至于剩下的,无论是建成的还是待建的,就都只是千吨级的小泊位了。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就是港区水深不够,最深的泊区也只有10米,其他7米左右,甚至有不少只有45米。

虽然高务实也不清楚为何21世纪的日本居然没有选择挖深港区,但反正他现在也没这个本事,只能就事论事,知道此地不是很适合建成大港。

不能建成大港,意味着京华或者海贸同盟无法在此地形成长期驻留的强大势力,换句话说就是一旦开采铜矿,哪怕以京华的实力,也很难长期保证此地的安全。

除非……在此之前,海贸同盟就在关东地区获得一处大港作为驻留地。

高务实停住脚步,面朝什刹海思索起来。

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比如北条氏现在面临讨伐,而之前自己就已经决定对北条氏进行一定程度的秘密支援,以期将秀吉拖在关东的时间延长长一点,多浪费一些他的钱粮。

而北条氏因为是关东霸主,此前就是海贸同盟在关东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之前京华不参与日本内部的争霸,单纯做生意,现在又接受海贸同盟暗中支援的“好意”,那么如果海贸同盟提出要在北条氏领内租用一处港口,想必危难中的北条氏是不会拒绝的。

至于说小田原合战之后北条灭亡,秀吉将德川家康转封过来……

以家康“狸猫”的外号来看,他应该不会笨到在自己立足未稳且秀吉还在对他搞包围盯防的时候选择得罪海贸同盟。

高务实之前对德川家不会允许自己在关东开矿的判断,是基于德川家在关原合战之后建立幕府的基础上,但在那之前,他倒不担心家康会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

唯一的麻烦在于秀吉,这厮挺了解海港的价值,否则不会建立靠海的大坂城,更不会在他的征明大计中把宁波作为计划中自己将来的居城。

德川家康得到一座海贸同盟可以随意停泊的港口,可能会让秀吉担心家康因此财力充沛而强烈反对。

但是,以家康的智慧,如果这个港口是北条家覆灭前租给海贸同盟的,那他多半会抓住这一点向秀吉表示,自己只是不能在明国人面前失信,从而丢了日本的脸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